主页 > 网站发明 >~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

~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

~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这是上个月信义房屋母亲节的志工活动,採自由报名,老潘当然是要百忙之中共襄盛举一下~~~~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话说,我家老爷常常在格里抢戏演出,但是都没有特别为他纪录点什幺,这次格主开恩,百忙之中挤出一篇的时间给他。虽然这已经是一个多月前(5/4)的事情,但是跟我的婚礼文及古巴文比起来,算是插队喔!~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今天外景来到”云林县古坑乡华南国小”,一大早从台北出发,所以比平常早起床。~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我好喜欢这种学校的感觉,又让我怀念起大学时代寒暑假到山上带小朋友的难忘时光。~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穿上背心以助辨认,因为来自四面八方各店的业务,所以要穿背心才知道是自己人=.=~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是在介绍活动宗旨吧?!~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拍照是为了请款吗?(sorry!我中毒太深,直觉拍照都是要当请款证明,哈哈!)~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先互相寒暄、拉拢关係、培养感情,希望小朋友等等不要太白目嘿!~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这位是老潘负责照顾的小朋友~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已经想好主题要画什幺了!~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就是现在当红的”喜羊羊”,我也是托我姪子的福,才知道这新玩意~~~~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她不是在看时钟想要赶快下课,是在对着手錶描绘喜羊羊啦!~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再写上几句对”妈妈“说的话~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因为她是奶奶带大的,所以感谢奶奶。遇到这样的小孩都会让我很鼻酸…~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这个小朋友是班上最会画画的,所以大家都偷偷跑来请她帮忙画。~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这样当然是违规的啦!老潘要负责排解疏通这些偷渡的图画纸。~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字跟图都很漂亮耶!我小时候的字也是这种类型的^o^~~~~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这个是刚刚那个小朋友的哥哥,虽然不同年级,但是是在同一班,其实很多偏远地区或部落的学校都会这样安排,两个年级在同一班。~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再来是亲手布置蛋糕时间~~~阿冠在母亲节也曾经发过亲手布置爱心蛋糕的文章:来做爱心–让每个小孩儿都有机会将玛利妈妈”爱的魔法盒”送给阿母~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心意满满的蛋糕送给阿嬷~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帮忙做最后收尾~~~~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哥哥也做了一颗巧克力口味的蛋糕~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和今天的小天使来张合照~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请小朋友到操场集合,发表自己亲手做的卡片与小朋友们分享。~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不要看照片中的小孩儿是”屎脸”,他原本是都不理人的难搞家伙,活动接近尾声时,竟跟老潘很好,愿意合照,还拿老潘的相机去玩,老潘不只是妈妈杀手还是小孩杀手~~~~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下午活动就差不多结束了,因为还要原车赶回台北^^再见了!各位!~本格当家花旦时间~信义房屋母亲节志工活动跪妇阿冠说故这次志工活动还有搭配伴手礼採买活动=.=阿冠曰:虽然小朋友每每因为志工哥哥姊姊的到来而感到欢欣,但是那也只是短暂的欢乐及部分的温暖,谁能延续这样的温暖?志工毕竟只是志工呀!学校老师毕竟只是学校老师呀!一切都还是要回归家庭,家庭给的温暖足够,志工的参与会是锦上添花;家庭不够温暖,有时志工的加入反而会让小朋友感到更空虚,这是我几年来的志工服务下来的小小心得,当然正面心得更多。可是有没有人去思考,我们这样”问豆油“式的志工陪伴,对小朋友真的是好的吗?这些字字句句,再度让我想到大学曾参加过校外的协会活动–理想家庭促进协会,这是目前遇到与我理念最相符的协会,但是最后为了一些现实的因素,还是落入世俗的志工模式,所以我就没有继续参加…最后,我还是想要强调一下,上一代已经发生的悲剧我们无法再去追究责任;但还没发生的悲剧,有能力的人就应该要去避免悲剧的发生,已经知道后果会是怎幺样,就没有理由再明知故犯,请不要忽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我又在碎碎念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