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头脑宇宙 >婆媳丧儿丧夫‧扛粗活养3幼儿‧她们比男人坚强

婆媳丧儿丧夫‧扛粗活养3幼儿‧她们比男人坚强

婆媳丧儿丧夫‧扛粗活养3幼儿‧她们比男人坚强(雪兰莪‧丹绒加弄)半年期间,一对父子相继意外逝世,家中两个女人顿时成了寡妇,54岁的家婆郑一桂和年仅23岁媳妇曾宝倩为了3名没年幼孩子的生活,必须强忍丧夫丧子之痛,扛起男人生前的粗活,女人的坚强和毅力让人动容。颜家在丹绒加弄峇眼巴西渔村有一小渔行,一家两代人依靠一个小渔寮维持生计。每天,渔行向村里出海的渔船收取渔获,进行分类再转卖出去。父亲半年前因工跌伤逝世后,家中唯一男儿颜国勇(28岁)承担了渔行的事务,工作虽然辛苦,但有妻子和母亲分工,一家人还是开心过活。讵料,今年8月11日,邻近渔寮发生毒气泄漏意外,颜国勇救人心切,而无辜送命,遗下年迈母亲和年轻妻子,以及3个分别5岁、4岁及最小的11个月大的女婴。扛家男人出殡后的翌天,妻子和母亲必须收拾丧夫和亲儿之痛,一同担起一头家。婆媳两人每天清晨就走入渔寮,扛起男人生前的粗活,入夜后还要分担家务,挨到双手脱皮水肿,仍咬紧牙关撑下去。村民无不动容和讚叹:“她们比所有男人还坚强!”。挨到双手脱皮水肿峇眼巴西渔村一渔寮冷冻槽毒死6人的命案发生一週后,村民的生活已重回轨道,唯独颜家的命运出现了大逆转,家中两名担家的男丁都已相继离开,剩下婆媳两女人“当家”。颜家的3名女儿宝婷、宝莉及宝霞都已嫁人,各自有家庭要承担,难以兼顾母亲与弟媳的生活。虽然如此,曾宝倩与郑一桂婆媳两人并没怨天尤人,反而马上收拾心情,带着丧亲的悲恸投入工作,两人不约而同指出:“为了3名小孩,没办法”。幸运的是,在曾宝倩饱受丧夫之痛之余,获得亲人的大力支持,令她倍感亲情的可贵。由于家婆和媳妇要一同到渔寮干活,外祖母也就每天到来帮忙照顾3名年幼的外孙,而实倩一名16岁的弟弟也到渔寮帮忙姐姐,分担粗重工作。5am工作至10pm媳两人几乎每天清晨5点多,就得爬起身,有时更是先打扫了住家后,才出门到渔寮工作;一到渔寮,她们可能就要呆上一整天,直到晚上10点多才能回家休息。亲自分类渔产不过,有时生意欠佳就会早收档;但为了3名孩子着想,两人都希望生意越多越好,以便可赚多点钱养家,即使再辛苦也在所不惜。目前,颜家只有四五艘固定渔船会把渔产送来,其他的则看当天的行情而定。丈夫在世时,宝倩只负责渔寮的帐目,现在则需亲自下手把渔产分类,幸好宝倩16岁的弟弟知姐姐辛苦,自愿每天到渔寮帮忙,减轻两婆媳的负担。据知,回收的海产,估计要分类成40逾种,宝倩目前还正在摸索这门高难度的分类工作。渔寮另有一名印尼女工协助,据知这名女工才刚报到3天,就发生国勇送命的事件;目前,渔寮就是依靠这三女一男撑了起来。颜家的渔寮设在住家前方,中间只隔着一条道路,来回方便,两人可一边顾家、一边工作。母天天来回2地看顾外孙颜家遭遇巨变,外家并没坐视不理,还积极给予协助;除了宝倩的16岁弟弟到渔寮帮忙外,宝倩的母亲谢瑞兰(51岁)也每天来回峇眼巴西渔村和适耕庄两地,协助看顾3名年幼的外孙。谢瑞兰受询时指出,她本身育有5名孩子,大家都长大了,因此每天来回照顾外孙并没问题。“目前,我每天早上8点多就会到来,直到女儿在渔寮忙完后,约晚上8点多才回家。”她说,来回峇眼巴西渔村和适耕庄两地,每次需时20分钟。每当看到女儿在渔寮做粗活,她都会感到心痛:“原本以为女儿嫁到一个好丈夫,却没想到一场意外就毁了女儿的幸福。”谢瑞兰还说,女儿非常坚强,做为母亲的应给她支持,所以便来帮她照顾3名孩子,让女儿可更全心全力的投入工作,撑起这头家。做整天未必赚钱有时还亏婆媳两人扛下男人的工作,每天做得满身大汗却不一定有钱赚,有时还会面对亏损。居民特地光顾颜家渔寮郑一桂受询时指出,批发海产的渔寮每天开档,她们从渔船收取渔获后,进行分类再转卖出去。“除非渔船没出海,否则我们是一年365天都没得休息,天天开工。”另外,一脸倦容的曾宝倩受询时说,有时渔获少时,她们工作了一整天不但没赚钱,还得面对亏损。被询及过去数天可有盈利时,她们说,渔寮是每个月结帐一次,因此目前还未知是否有盈利。据了解,一些村民和外地居民也对颜家的遭遇感到同情,特地到颜家渔寮光顾,希望能减轻宝倩两婆媳的负担。2儿女辍学没上幼园失去父亲后,家庭收入顿时受限,5岁的女儿和4岁的儿子已辍学,没有上幼儿园。目前,最令颜家担心的除了餬口的问题外,就是孩子的教育问题了;现年宝倩,自父亲逝世后,这几天都没到幼儿园报到。据知,这两名孩子的学费,加上相关的上学费用,估计一个月需约1000令吉;以颜家目前的经济状况,根本无法承担两名孩子的教育费。因此,妗娴和健龙已多天没上课,外婆谢瑞兰(51岁)无奈的指出:“目前只能见步行步了”。谢瑞兰说,女婿国勇生前极注重孩子的教育,他生前并没聘人到渔行帮手,只与亲家母两人合力撑起渔寮工作,以便能省则省,提供孩子最优良的教育环境。“颜家也很想继承国勇注重孩子教育的遗愿,但目前为言,实在没能力支付逾千令吉的学费。”她表示,暂时无法让两名孩子继续上学,只能再多等一阵子,再另做打算了。我们很想再上学“我们要去学校上课”。自父亲颜国勇去世后就没再到幼儿园上课的妗娴和健龙,在记者询及是否想读书时,两人都不约而同表示:“我们要上课读书”。长得活泼可爱的妗娴和健龙,虽不知家里发生巨变,但两人不时到渔寮“探班”,变相为婆婆和母亲打气,令宝倩婆媳两人更有动力继续打拼。两名孩子非常乖巧听话,有时还会帮忙照顾只有11个月大的妹妹妗恩。‧2009.08.23

相关推荐